小绿毛外苏里愣

短评短歌行——曹郭竹马战天降

最喜欢曹老板的一点之一就是不能把世界让给我们鄙视的人,要让良币吃饱饱! @慢半拍的铃铛 总攻接住前半段短评!后续的发展,鉴于我猜啥啥不中,敲碗坐等就是,反正总攻承诺是HE!嗯,等完结再交长评=w=。

 

说起曹郭这个CP,我下意识的印象就是金风玉露一相逢,闪瞎狗眼无数。从谯县村口到洛阳夜店,从颍川同学会到水镜校友群,天雷地火的天降感,短暂却无比闪亮,引无数竹马竞折腰。然鹅,总攻的这篇新曹郭,竟然是一篇长情的竹马。

 

乱世里的少管所,曹老板在青葱岁月里不负众望的是个精力旺盛的问题少年,而奉孝无从考证的童年,也被描绘成了问题儿童——“不坏的也不可能进这里来呀”。然而问题儿童和问题儿童是不同的。问题可以在于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达不到主流的要求,所以惹出问题;也可以在于,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与主流“规矩”不能兼容,所以成了“问题”——比如偷jie人jiu媳shao妇nv……嗯,你们果然问题略同。

 

既然问题略同了,这俩家伙顺理成章地结gou为da朋cheng友jian,老曹过上了铲屎官一样的幸福生活,投喂着鸡肉(鸡翅?)和《孙子兵法》给奉孝主子。在老曹把奉孝送到寄宿学校的时候,奉孝利落的答应让老曹一瞬慌了神,害怕失去,害怕被利用,害怕这段时间的美好只是一厢情愿,直到那一句单纯的“那我以后还能找你玩么?”“当然了!别忘了走到哪儿我都是你老大!”纵使日后沧海横流物换星移。

 

因为我是老大;所以知道,我的人跟我一样不吃眼前亏,才不会跑,一定是去叫警卫;所以什么也不说,我的人也会知道我要以身犯险,假装乖乖听话离开再来个乌鸦在后。因为认准了老大,早熟豆苗纵使再胆大心肥也从不乱来,只在老大的英明领导下机智地来,除了拼上性命当老大头上的棉花。

 

分化带给老曹的不仅是想撞破脑袋痛苦的,更是对如何生活下去的恐惧。不想被过于敏感的感官折磨,不想一生面对另一个陌生向导(虽然宫台并没有兴趣睡他吧),不想失去自由。如果真要和什么人绑定,那希望是郭嘉——他和他的“小弟”早在不知不觉的竹马生活中被渐渐绑定,或者说是羁绊着,经历过战斗、逃亡、离别、重逢,没有磨合和妥协,一如天降的那一天。

 

好的架空同人文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就算元朝宋朝唐朝战国统统来一遍一投胎开始抗日,转换了时空身份和设定,还能认得你眼睛。CP感就像信息素一样有特定的味道,曹郭的【划掉】信息素【划掉】CP感,与竹马天降无关,你说叫臭味相投?嗯,我们换个好听点的,叫惺惺相惜。

关于《群山回响》抄袭三国同人《半山雨来半山晴》

抄袭文每章点了举报,明天继续,点到她封号为止

慢半拍的铃铛:

鉴于抄袭方  @双鱼愿为青帝 至今没有回应,我就打上相关tag专门再发一次。


@双鱼愿为青帝 的《群山回响》抄袭了我的三国同人《半山雨来半山晴》。


《半山雨来半山晴》于2012年6月1日开始在三国JQ研究所连载。2012年6月18日开始在晋江同人文库同步连载,地址见: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6&id=17254
2015年1月27日我将完结的版本搬到了lofter,地址见:http://ravencao.lofter.com/post/39bc46_5904eb6


请 @双鱼愿为青帝 立刻道歉,并在所有发布过《群山回响》的地方撤除此文。我已留存相关截图和抄袭证据,如继续拖延,我会尽最大努力保护自己的同人作品,请抄袭方正确面对错误并及时改正。


双鱼愿为青帝:



我能说什么?希望大家还没有放弃我。


看到 @LOBO是阿夏 太太都没有放弃,仿佛找回了动力。


剩下的几章我会尽量完成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十五)


  


  侄子是一周前来的,那是杰克还在山里,吉罗姆问清了来意后就直接让塞巴斯住进了杰克和强尼的小院。这完全是杰克的意料之外。


  


  赛巴斯看到他们三个,兴高采烈地张开双臂去拥抱杰克:“小叔!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村长很明显也没有给小杰克先生准备多余的屋子,而赛巴斯见杰克回来了自然也不愿意再离开,这下小小的竹席肯定睡不了三个人。于是当天晚上,强尼就被师爷领着到他们家睡觉去了。


  


  赛巴斯跟刚刚到达山村的杰克一样,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充满了好奇,但不同于杰克的是,他对此毫不掩饰,用一种刨根问底的精神对每一个他好奇的点问个不停。侄子的到来让杰克短时间地忘记了山中最后几天的郁闷,他也乐于跟侄子讲这些构成他的新生活的事情——村中的孩子、形形色色的大人、附近的村庄,还有柯蒂斯。这个过程让他重新梳理了一遍这一年来的生活和印象,每次开口讲述都是在重温这种亲切感和幸福滋味。白天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陪赛巴斯四处转悠,晚上就在吃饭的木桌上整理教案,只是希望这些教案能在未来帮到下一个接任他的教书先生。他希望孩子们不同的学习进度能得到关照,他们的不足能得到弥补,才华能得到鼓励,希望他们能在这粗野却生气盎然的环境中自由自在地生长。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来做这件事,做得认真又仔细,希望尽量避免疏漏与遗憾。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压迫感,即使在赛巴斯来到后被暂时地压了下去,如今也变得越来越不能忍受。那就是和柯蒂斯、强尼之间的关系。


  


  尽管杰克每天都会去师爷那里看望强尼,但他能感觉到在一夜之间,强尼对他的态度完全变了。


  


  对于赛巴斯,强尼几乎是不加掩饰地排斥;而对于杰克,他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对即将到来的离别过于伤感或流露出强烈的不舍。相反,杰克能感觉到自从他们回到村里后,强尼就自动地疏远了他。起初他以为这只是孩子因为突然终止的山中行而怄气,但后来他发现强尼是在试图切断他们之间的亲密和交流。这感觉并不陌生,他就像是被柯蒂斯传染了一样。明明在不久前他们三个还亲密无间地在山里面,如今无论是强尼还是柯蒂斯,杰克都只感觉到有一堵无形的墙堵在他们之间,毫无预兆也毫无头绪。


  


  同样是在这时,杰克终于感受到时间的无情。他一度觉得离别是一件遥远的事,而在山中时间就仿佛是停止的一样;他目及之处只有自然、强尼和柯蒂斯,世界也理所当然地缩小到只有他们。而侄子的出现又让时间开始流动了,而就在杰克的时间空白的时候,世界的时间仍在前进,他落下了一大截。


  


  杰克又感到了深深的懊悔,他懊恼没有早些发现柯蒂斯的异样,也后悔没有及时察觉强尼情绪的转变。也许还有很多,但总而言之就是后悔。


  


  村中别的人家知道他要走了的,都有不同的反应:有像TJ这样哭闹不止的、也有像榷思那样跟他讨一样纪念品的、还有像罗大盾一样写长长的感谢信的、小艾往他家运送水和柴什么的更勤奋了、村民们各自把山中的珍品在他家的墙根下摆了一溜、吉罗姆也是把挽留的话换着花样说了无数遍......明明是所有人都在表达自己离别之情的时候,杰克的离别情绪却越来越淡、越来越淡,而这其中只有柯蒂斯和强尼的变化被放大了,逐渐变成沉重的负担。承载这一切是一种煎熬,时刻提醒他与他们的关系已经是岌岌可危;而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他根本不能安心地踏上回家的旅途。


  


  抱着这样的想法,杰克想起他曾在给侄子的回信中托赛巴斯带一些手电筒用的电池来,这样的电池在山中很难找到,而他寻思着借把电池交给柯蒂斯的时候跟他了却这桩心事。


  


  尽管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没过去多久,不久前他曾到柯蒂斯的小屋探望腿上受伤的强尼,但杰克却觉得这段时间非常的冗长;去年冬天是柯蒂斯进山时间最久的一次,但杰克却没有那种漫长的感受。时间就是这么古怪的东西,当杰克为不能和柯蒂斯多待一会儿而难过的时候,它就会溜得飞快......想着的时候,他已走到柯蒂斯的门前。敲门的时候他的内心仍不可抑制地产生了期待,他期望开门的是他熟悉的那个往常的柯蒂斯,他希望柯蒂斯会告诉他,这段时间的焦急都是他庸人自扰。


  


  当然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他们之间那堵墙还是存在着。柯蒂斯打开门看到他,还是微微地愣神,但仍让开身子请他进去,让他坐在那把紫檀木椅子上,给他倒了一杯有蜂蜜的水。然后,很明显他对于两人应该说什么毫无头绪。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后仍是杰克开的口:


  


  “.......你在忙?”


  


  “.......不。”柯蒂斯摇了摇头。


  


  杰克把那一小包电池拿出来放在桌上:“这里有一些电池,”他停了一下,又说:“是给那只手电用的。”


  


  柯蒂斯转身进屋把手电拿出来,杰克将里面的电池卸了下来,然后放入两块新的电池,再把这两块新的取出来,如此演示了两遍。


  


  “如果你打开它发现不亮了的话就是没电了,你就可以拿新的电池换上......嗯,保存的好的话,应该可以用上很久——”


  


  说到这里,杰克又停了下来。


  


  用上很久?很久是多久?一年、两年......那之后呢?杰克并不知道这些电池到底能用多久,这使得他不自觉地估算起来。也许他下次来看望他们的时候能再给柯蒂斯捎上一些,但下次又是什么时候?


  


  但柯蒂斯已经点头,把电池收了起来,拿到里屋的抽屉里,杰克的话也就断在那里。现在电池的事情也交待完了,眼下也无别的事可说起,气氛一下又回到杰克刚刚进屋时的尴尬里。这里明明是柯蒂斯的屋子,他却表现得比杰克更局促不安。他从里屋回来,看到杰克仍坐在那儿,身边立着那杯水——水自然是一滴未动的。他不愿意怠慢了杰克,又从里屋拿出来一篮山核桃和一个空碗出来,先给杰克剥了两颗,见杰克不吃,仍默默地把果仁一颗一颗地往碗里剥。


  


  山核桃表壳破裂的清脆响声在房间里响着,杰克则看着似乎专心地替他剥壳的柯蒂斯,心想这应该是他用来化解沉默的方式,但看着他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简单单调的动作,让杰克的内心一阵难过。


  


  “柯蒂斯......”


  


  并没有想好要说什么,但嘴唇已经自己动了。柯蒂斯立刻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都是小小的期待。杰克意识到柯蒂斯比他更需要安慰,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似乎他现在做什么都无济于事。那双眼睛多看他一秒,他都感到自己难过的心情沉重一分。最后他张了口,却本能地退缩了。


  


  “.......没事,你忙吧,我先回去了。”


  


  柯蒂斯点了点头,送他出门。走下那小路时,杰克还是忍不住回了一下头,发现柯蒂斯竟还站在门口。而等到杰克转过头去后,柯蒂斯自己也消失在门扉里了。


  


  这一次短暂的二人独处并没有减少丝毫杰克的忧虑,只是让时间显得更紧迫了。赛巴斯提前来到村子不是没有理由的,出于一些原因杰克原本的学校得提前开学,这也就意味着杰克不能像他原本计划的那样在这里住到开学,而是得提前买好车票返回家乡。真是雪上加霜,但无论如何杰克不能让时间白白流走。


  


  他整理了家中的书,大部分留给了学校,剩余有一些特别留下的——他自己的,还有他托赛巴斯替他从城里带过来的——这是他单独留给强尼的礼物。强尼不喜欢赛巴斯,杰克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他都看在眼里。于是在某一天赛巴斯单独出去写生时,他找到师爷,说明来意后,两个大人对强尼连哄带劝,终于让强尼能乖乖地任由杰克牵着跟他回家。


  


  杰克感到了无奈,原先强尼缠着他、跟他闹脾气的日子转眼就不翼而飞,那些在不久前简直就是呼吸一样平常的日常,如今已经变得不可挽回。他原本以为强尼看到这些书会高兴起来,毕竟这也是他喜欢的东西。但这回强尼的注意力似乎不在书上。他对杰克不算冷淡,但也绝对说不上积极。他心不在焉地翻着书,耷拉着嘴角,如果杰克不问他话就一言不发。


  


  杰克没有办法,但又不想把他逼得太紧,就给他拿了些吃的东西,让他自己看一会儿书,自己则到后院去张罗起来,准备像从前一样烧竹筒饭给他吃。


  


  闻到竹筒饭的香味,强尼的情绪这才好转起来,吃饭的时候话也多起来了。这让杰克的心情也宽慰了不少,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吃完了饭,然后强尼又进屋玩了一会儿。下午最为炎热的时候,赛巴斯经不住晒地回来了,见强尼也在就友好地冲他笑,接着立马喊起饿来。看到赛巴斯的笑脸,强尼的脸色倏地一下就变坏了。杰克担心自己大半天的努力一下就要付诸东流,连忙把赛巴斯拉近厨房交待了几句,然后包上几本书就把强尼领回师爷家。临走前还不忘以剩下一些书还没给他的缘故,让强尼隔天再来。


  


  走出师爷家大门,尽管仍然艳阳当头,但杰克的脚步还是轻快了不少。他在强尼这边的一点点进展让他备受鼓舞,尽管这点是远远不够的,但他却看到了希望。他回到家,却发现赛巴斯并没有在吃饭。他正急得满头大汗地翻着自己的行李箱,看到杰克立刻跟见了阎王爷一样大喊了一声:“小叔啊T口T!”


  


  “咦?怎么了?”


  


  “车票不见了!”赛巴斯一边说着手上还在继续翻找着。“我明明放在箱子里的!”


  


  “........”


  


  杰克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个中实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实情是这样,村民们盛情难却地送来了许多山货,杰克自然不能全部带走,却也无法一点都不接受。那天叔侄俩随小艾去买火车票,赛巴斯拿到票后就顺手把两张票放进了行李箱。杰克思来想去,觉得放在行李箱里,到时候两人在装箱打包起来再找不到就麻烦了,于是事先先把票夹在了自己的笔记本里。这段时间他心事重重,竟忘了把这档子事告诉赛巴斯,结果害的大侄子被吓了一跳。


  


  “......抱歉,是我忘记了。”他转身进屋拿出自己的笔记本,车票夹在书里,很容易就能被翻到。“我怕到时候太乱,所以就先换了个位置——”


  


  他的话戛然而止。


  


  “小叔?”赛巴斯见杰克木然地站在那里,忍不住凑过来探头往本子里看。“哎,合着车票在这里啊.......等等,怎么只有一张?”


  


  “........”杰克依然在发愣。他记得自己的确是把两张票放在一起了;但现在,他细细地翻遍了笔记本,也找不到另一张票的一点踪影。


  


  “呃,也许你是把它放到别的书里......了吧?”赛巴斯抬头看着他。


  


  “不可能,我明明——”


  


  话刚说出口,杰克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个答案,一个他几乎马上就要确定的人。这让他刚刚轻松起来的心情又沉了下去。他大概猜到了是谁拿走了另一张车票,也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又让杰克没法狠下心来。


  


  “小叔?”赛巴斯不解地看着他。


  


  “......没事,我出去一下,”杰克说:“得去把车票找回来。”


  


  


*我猜你们都猜出来谁拿走了车票。


*不知为何一直在听英语歌当BGM


http://music.163.com/#/song?id=21461458


    


对不起我手欠……草稿流略粗糙,慎……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接好排列组合!排列组合脑洞来自 @粥豆豆包 的“暖男水牛表哥,耿直的靖王殿下,霸道的梁帝陛下”x“仙仙梅宗主,荡漾的苏先生,小野猫林殊”

也可以水平翻转下试试让苏先生先说话也许会有惊喜?【滚

#魔道祖师# 三尊…… 合照什么的,大家都比剪刀手的造型弱爆了!动作参考B站视频《一个简单粗暴的剧毒OOC》up主 酸奶要哥特。清新脱俗不做作,你萌懂的=w=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冰哥VS冰妹,终点与绿丁丁的巅峰对决!

溪中山泉打磨出来温柔又明净的知si识wen分bai子lei——沈·装X圣手·os狂魔··ooc男神·清秋

衣服纹饰是素材,扇子你萌懂的……

我还是会用铅笔画汉子的_(:з」∠)_ #琅玡榜##靖苏#

我好像还是比较擅长用铅笔画妹子_(:з」∠)_ #琅琊榜# #霓凰#

那个三国转性视频看得我鸡血中烧,忍不住自己撸了QAQ

很多年前的线稿又重画了一遍,只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了O。O#荀郭荀##三国杀#